她出国归来,在机场看到未婚夫和她妹妹当众

文章来源:脑动脉供血不足   发布时间:2018-11-22 13:49:52   点击数:
 

顾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从机场走出来,正欲再给夏岚打个电话,突然旁边传来一声略微熟悉的娇弱声音:“浩轩,等久了吗?”

顺着声音望去,前方不到五米处停着一辆兰博基尼,一英俊帅气的男子正靠在车门上优雅的打着电话。

男人的脸俊美无涛,即使在昏暗的路灯,也挡不住他天生的高颜值。

纯手工阿玛尼藏青色西服穿着他身上,脚上一双意大利牛皮鞋,整个人显得尊贵不凡。

而刚刚发声的女子身穿鹅黄色新款春装,摇曳着阿罗多姿的身子朝他一步三摇的走了过来。

“浩轩,今天是我妈生日,此时他们都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吃晚饭呢,我们赶紧回去吧。”

顾玲轻轻的摇晃着江浩轩的胳膊,声音飘荡在夜风中,恍如那细细的春风,缓缓的传入顾暖的耳里。

江浩轩点头,宠溺的用手指刮了下她小巧玲珑的鼻子,伸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轻轻的朝怀里带了下。

顾玲即刻仰起头,精致的脸上涌出妩媚的笑容,踮起脚尖,粉嫩的唇瓣就朝着江浩轩薄薄的嘴唇上印去。

“顾暖,等久了吧,刚刚前面小塞了一下。”夏岚急急忙忙的从出租车上下来。

顾暖?

江浩轩的唇在距离顾玲的唇不到两厘米的地方生硬的停下来,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来——

前方不到五米处的路灯下,正站着形单影只的顾暖,而她那双星眸在沉寂的夜里格外的清亮。

凉风不断吹起她已经有些凌乱的头发,秀雅的脸上透着他熟悉的倔强。

“顾暖。”

江浩轩的俊脸上拂过一道僵硬,深邃的眸子里迅速的掠过一道极为复杂的光芒,刚刚垂下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收紧了下。

顾玲明显的感觉到江浩轩放在她腰间的手僵硬了不少,当即轻轻的咬了下唇角,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来。

她深深的吸了下鼻子,瞬间,眼眶开始泛红,嗓音也跟着沙哑起来:“姐,你回来了?这些年,我很想你!”

温温柔柔的一句话,落入顾暖的耳中,却恍如一把利刃直直的刺进她的胸膛,把她那刚愈合的伤口瞬间撕裂,鲜血淋漓,掷地有声!

姐,多么讽刺的称呼,什么时候,曾经的闺蜜化身成她妹妹,而且还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她的家里?

这一刻,顾暖明显的感受到自己胸口气闷,甚至,呼吸都短促起来,心痛让头开始发晕。

顾暖淡淡的望着跟前的俩人,拖起自己的行李箱就朝马路对面走去。

至始至终,对于站在那的江浩轩跟顾玲,她没有回应半个字。

“顾暖,等等我!”

夏岚看着已经走进人群中顾暖的背影,心里一痛,转过身来,用愤怒的眼神瞪着眼前的江浩轩跟顾玲。

“江浩轩,你个混蛋,居然伤害顾暖,还有顾玲,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你们这对狗男女,我祝你们不得好死!”

夏岚的话刚落,就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刺耳的急刹声,回头望去,只见路上的车逐渐的停了下来,前方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顾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横穿马路,一心想要快速逃离,却忘记了这是红绿灯路口,而此时,正是人行道的红灯。

“嗤”刺耳的急刹声响彻天际,顾暖缓缓的循声回头,朦胧的视线里发现自己距离汽车好似只有——

不,没有距离,而她的手背处传来一阵痛,然后‘啪’的一下丢开了行李箱的拉杆。

副驾驶车门被迅速的推开,一只手迅速的从后面朝她伸了过来,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米白色的风衣袖子,优雅有力!

下一秒,顾暖只觉得手腕一紧,然后一股力道把她重重的一拉,在她还没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跌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她惊魂未定,踉跄的转过身来,却在瞬间撞上对方的薄唇,脸上传来微凉。

她当即傻愣住,居然忘记了自己一人还待在这宽阔而温热的胸膛,甚至鼻翼间传来时有时无的绿茶气息。

“撞到哪里没有,医院?”男人的嗓音低沉暗哑。

顾暖这才终于有几分清醒:“不用,我没事。”

她是老实人,刚刚是她自己闯红灯,怪不得别人,也不该别人负责!

闻人臻低眸看着眼前的她,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神思有些恍惚,眉头微微一皱:“你确定,你没事?”

顾暖还来不及回答,夏岚已经跑过来了,吓得魂都丢了一半的抓住她的手:“顾暖,你没事吧?吓死我了。”

“我没事,”顾暖反过来安慰着夏岚,又弯腰把自己的拉杆箱拉起来,对男人挥挥手:“先生,你上车吧,我没事,刚刚是着急着去对面拦出租车来着,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男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明明是他的车差点撞到她,其结果却是,这女人主动给他道歉。

现在滨城人的素质都这么高了?

顾暖?刚刚那女子是这样叫她的吗?

他嘴角拉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他记住了,刚刚这个素质极高的美女叫顾暖!

恰好是红灯,行人的绿灯,顾暖拖着行李箱和夏岚一起朝马路对面急急忙忙的走去,真怕慢了又变成车行绿灯了。

好在出租车多,她们俩很快就拦下一辆,迅速的上了车。

“顾暖,说话,你怎样了?”

夏岚一上车,就朝顾暖靠了过来,伸手抓过顾暖刚刚被碰了的那只手轻轻的揉着她有些淤青的手背,心里却难受得想哭。

顾暖轻轻的把手从夏岚的手里抽回来,别过头去看向窗外,淡淡的对前面的司机道:“开车吧。”

“对对,开车,去水榭花都。”夏岚赶紧对前面的出租车司机道。

马路对面,江浩轩透过车流隐隐约约的看到坐在靠窗边的顾暖,他的心没来由的紧了一下。

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难道是,和她认识太久?难道是,和她曾经有过婚约?

深邃的眼眸泛起复杂的流光,片刻后,又逐渐的恢复到沉寂。

耳畔,传来顾玲低低的哽咽声:“浩轩,我好难过,姐她不肯原谅我。”

江浩轩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收紧了搁放在她腰间的手臂,将她整个的拥入怀中搂紧。

顾玲的双手在一瞬间紧紧的搂住他的劲腰,整张脸贴在他怀里,终于压抑着哭了出来。

眼神从川流不息的车流中收回来,江浩轩低眸看着依偎在怀里抽泣的女人,冷峻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

“玲儿,别哭了,顾暖是个明事理的人,以后我跟她说清楚就好了,她会明白我们俩的感情的。”

“可是,刚刚她根本不理我,”顾玲依然哽咽着抽泣:“我爸说她都不打算回家了,她一定是因为我跟你在一起才责怪爸妈他们。”

看着哭花脸的小女人,江浩轩掏出手绢来温柔的替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柔声的道:“好了,玲玲,上车吧,不说叔叔阿姨还在家里等我们吗?”

顾玲这才深吸了一下鼻子,拿着江浩轩的手绢擦拭着哽咽几下收了声,然后才举止优雅的坐进副驾驶去。

去水榭花都的路上,顾暖一直沉默着,默默的看着窗外的,夏岚坐在一边,也不知道该如何劝顾暖。

顾暖跟江浩轩那么多年,而顾家和江家从小就定下的娃娃亲,可谁知道四年前,江浩轩和顾玲的事情曝光,江浩轩提出跟顾暖解除婚约。

其实,顾暖出国时都没同意和江浩轩解除婚约。

但是,顾暖不在的这四年,江浩轩和顾玲,却早已经不顾廉耻的走到了一起。

顾暖一回国,在机场就撞破江浩轩和顾玲的奸情,她的心有多痛她知道,可作为好朋友,她却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她。

“顾暖,对不起,我该早点来接你的,”夏岚主动道歉。

她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她早点赶到,没准顾暖就遇不上那对狗男女,而只要不遇上,顾暖现在也不用如此伤心难过。

“没关系,反正——早晚都是要面对的不是吗?”顾暖苦笑了一下。

既然回来了,有些事情,总是躲不开的,面对,是迟早的事情!

何况,父亲打电话让她回来,目的不就是让她回来解除和江浩轩的婚约成全江浩轩和顾玲吗?

夏岚望着顾暖那张清秀淡雅的脸,略微有些担忧的问:“顾暖,这么些年过去了,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放下,是不是一直都还在想着江浩轩?”

顾暖微微闭了下眼睛,半响再睁开,略微有些干燥的唇线轻轻一动,发出的声音满满的都是疲惫:“夏岚,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静一静就能把问题给解决了吗?”夏岚不满的喊起来:“顾暖,你去国外四年了,一个人还没有静够吗?”

顾暖微微一愣,沉默半响,然后才苦笑一下,转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夏岚。

好一会儿,她才用极低的声音道:“我跟他之间,早在四年前就结束了。”

早在四年前就结束了?夏岚微微一愣,这结束了,她会这般痛苦么?

水榭花都,是滨城最为有名的高档酒楼之一,以客家菜为主,同时兼顾了川菜,鲁菜,京菜和杭菜。

这一次,夏岚是为顾暖接风洗尘,来了这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

夏岚点了三荤一素,然后还点了一瓶葡萄酒,当酒送上来时,顾暖不待夏岚开口,直接倒了一杯仰头喝下。

看着这样的顾暖,夏岚的心只感觉到无比的难过和心疼。

“来,夏岚,我们喝一杯,你不是为我接风吗?你应该陪着我喝三杯的啊?”顾暖在一连喝了三杯。

夏岚看出来了,顾暖这是想喝醉的节奏。

她也不劝阻,或许顾暖就是需要发泄情绪吧。

这顿饭吃到比较晚才散场,顾暖始终是要回家去的。

虽然极其不愿意回家去,可又不得不回去,有些个事情,总是要面对,躲,肯定是躲不掉的!

“去宛城。”她疲惫的说了句,有气无力。

司机默不作声的启动车,迅速的开车离去,从水榭花都这地方出来的主,个个都是有钱人,住在宛城那种纯别墅高档社区毫不稀奇。

顾暖坐在出租车里,看着在昏暗的路灯下,那些从眼见渐渐划过的建筑物像一部老电影,让人莫名的伤感。

头有些晕,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喝了几杯酒的缘故,她用手揉捏了下额头,手机却在这时响起,却不是她熟悉的铃声。

她稍微楞了一下掏出手机来,屏幕显示修车师傅,她用手揉了下眼睛再看,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出门匆忙间忘拿错手机了。

这是夏岚的手机,而她的车在来的路上抛锚了,估计是帮她修车的师傅打过来的。

按下接听键,手机里果然传来一不耐烦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你车修好了,赶紧过来开吧。”

“我明天来开成不?”

她还得通知夏岚不是?

“不成,我这小店门口小,放不下几辆车,赶紧来开走,否则我得让拖车的来帮你把车拖走了。”

对方的语气极其不友好:“修车前就有跟你说过,修好马上过来开走,你同意了的。”

“好,我现在就过来,你那在哪里?详细地址报给我。”顾暖有些无奈的答应了。

对方很快报了个地址,虽然详细地址她找不到,但是大地方她还是知道的。

顾暖挂了电话就想给夏岚打电话,可是,当看着锁屏的手机她当即愣住了,夏岚这用的什么锁屏方式,她居然——解不开。

也难怪,四年前她离开时大家都还在用若基亚,是那种老款的按键式的,现在大家都用智能手机了,就连按键都在屏幕上了。

“师傅,麻烦朝新桥方向开,在新桥xxxx地方。”

顾暖把修车师傅告诉她的地址给出租车司机说了一下。

二十分钟后,她赶到那个路边汽修配件店,果然是个极小的店面,门口极其狭窄,停三辆车就显得特别拥挤了。

修车费倒是不贵,才几百块。

她小心翼翼的开上夏岚的车,好几年没摸车了,这猛的一下子开上车,她还真有些手生得厉害,刚开始腿都有些抖。

好在开上大道后,她渐渐的适应了,暗自松了口气,心里想着今晚能顺顺利利的把这辆车给夏岚开回去也不错了。

路上一直都顺利,可十五分钟后,她左手边突然出现一辆庞大的车,而那车前后左右貌似都很宽敞,居然没有车跟上去。

她很自然的超了一辆车,然后跟着那辆庞大的车后,按正常车速行驶着。

当她意识到自己的车头有可能要和人家的车轻吻时赶紧把方向盘朝旁边一打,结果——

“嗤—”她的车尾部也还是和人家的车尾部给摩擦上了。

她懊恼的趴在方向盘上,心里暗自叹气,她运气怎么就这么背?

被她摩擦到的车也随之停下来,驾驶室门被推开,然后走出个大长腿的年轻人,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白衬衫系着红领带,英俊帅气。

顾暖喝了红酒的后劲上来了,头有些晕,她微眯着眼看着走近窗口的男人,只觉得头越发的疼。

“喂,小姐,怎么回事?你在我后面跟的好好的为何要突然超车?”

帅哥敲了敲她的车窗,声音格外的动听。

只可惜,越发的头晕的顾暖依然没有反应,整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

“喂,听到没?”

李明轩在某个呆若木鸡的女人面前挥了挥手,可驾驶室座位上的顾暖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无奈,他只能扭头朝副驾驶座位喊:“臻哥,司机已经被吓傻了。”

顾暖终于回过神来,推开车门下车,愤怒的抗议着。

“你说谁呢?谁被吓傻了?”

真是的,不就和他的车摩擦了一下吗?有什么不得了啊?

她又不是没见过大世面,她只是,只是.头怎么越来越痛了?

“就说你呢?谁让你半天都没反应呢?”

这边俩人正争吵着,那边副驾驶车门被推开,又走下来一大长腿的帅哥。

顾暖抬起有些晕沉的大脑,看着那迈开长腿走过来的男人,那狭长的眼里深邃的眸子深入桃花潭水,远远的瞥了她一眼,然后便朝着她迈步过来。

气场如此之大,顾暖瞬间被震住了。

她这运气的确不是一般的差,开辆夏岚的铃木雨燕居然能撞上人家的——

顾暖眯起眼仔细的瞧了瞧刚刚撞上的那辆车——

好家伙,居然是迈巴赫!

要陪这辆车,估计把她卖一晚上都不够!

赔不起,她还跑不起?

顾暖原本有些酒晕的大脑被冷风一吹即刻清醒了不少,心下即刻有了主意。

两腿抹油,开溜!

只是顾暖还没看清楚,这辆车的主人,就是她今天在机场撞上的那个男人!

未完

冤家路窄又遇上,车主与顾暖会发生什么趣事?顾暖归来,前任和渣妹之间又会掀起什么风波?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赞赏

长按







































儿童患白癜风的原因
北京白癜风医院在那里啊